记事本
© 成未๑
Powered by LOFTER

《酸汤锅乌龙事件》

※大家喜欢酸汤锅吗……这个故事跟学校食堂的酸汤锅有关…… ※洋瑶星涣四个人的故事,设定是现代校园,开心小段子。 ※ 薛洋从篮球场往食堂方向去的途中,刚好是路过他们宿舍楼的。 今天在篮球场上玩得尽兴,有小矮子一半功劳——金光瑶感冒在宿舍躺尸,于是篮球场上就没人对他瞎逼逼,薛洋一不手软,二不留情,虐惨了别人。 但是也有麻烦的事,有个小学弟竟然哭了——哭了!被他欺负哭的!没天理啊!金光瑶在哪儿,我是不是要打他一顿,他才能不哭啊! 最后想想再不走,食堂就该挤了,薛洋提起那位小同学后脖颈,扔到一个壮汉怀里,“哥哥为你寻了个好去处待着,再见!” 给金光瑶发信息问他要不要带饭的时候,薛洋走到了03栋楼下。楼下大型外卖小哥和食客交易现场,还有几位站在边上等人下来。就在这时,薛洋闻见了三餐酸汤锅特有的味道,那边一个戴小黑帽的小哥手里拎着饭,帽檐下可见的五官——十分好看,腿——又长又直,目测比小矮子高了二十厘米打底吧。 这位小哥竟然直接拎着饭走进了宿舍楼。薛洋心想,食堂有外卖已经可以体现这群死猪有多懒了,竟然还有人的饭要直接送进去吗? 金光瑶的消息这时候回了过来,[不用]。 那就是真不用了。但是啊,小矮子,哥现在有比饭更重要的事儿嘿嘿嘿。 薛洋准备先憋着,抬腿往食堂走,径直走到酸汤锅那边,几位大叔戴着一溜的黑色鸭舌帽,忙来忙去。 “叔,”薛洋扯过一个胖胖中年人的袖口,“我跟你打听一下哈,是不是有学生在您这儿做兼职啊?” “是有啊,咋,你要来?” “不是,”中年人松了口气,他是真怕这孩子过来一个不爽把锅直接扣人头上。薛洋脸上神秘更甚,“有没有一个特别好看的男的,比我还高,腿长长的……” 能不知道吗?隔两天就有人来问。一群小女生对着他把娇撒遍了,他也没透露一点信息。 “我就问一句,他叫什么名啊?” 既然只问名字,还是个男娃娃来问,大叔就觉得没啥, “晓星尘,星星的星,灰尘的尘。” 晓星尘。薛洋脑子里不断过这个名字,越想越兴奋,钥匙被一把插进宿舍门的锁孔,门接着被踹开,“我跟你讲——” 宿舍怎么一股酸汤锅的味道? 早上病恹恹的金光瑶现在正容光焕发地坐在桌前,面前的酸汤锅还没吃完。 薛洋一下子福至心灵,“那个叫酸汤锅外卖叫到宿舍的猪是你啊!” 金光瑶不知道怎么接话,他没有叫外卖,他也不是猪,但他想想不好解释酸汤锅是怎么来的之后,还是点了头。 薛洋脸上一下子玩味了起来,眼神里满是兴奋,还在憋着。 “好,好,很好。” 金光瑶脑子转得飞快,也没懂,最后客气地来一句,“不让你带饭是体谅你打球辛苦,怎么样,今天玩得开心吗?” “有个小孩哭了——” 薛洋十分自然地任由金光瑶叉开话题,心里想着,小样,刚才推门的时候满脸桃花,提到酸汤锅还一脸慌张。行吧,你先装着,哥先去帮你探个态度。 是这样,金光瑶与薛洋一起混了有些年头,金光瑶直男的人设本来是没有崩的,直到有一天薛洋在他手机上看到他看的漫画记录,耽美R级小黄漫。 薛洋慌了,慌的点在于,金光瑶这个小受,怎么办,虽然自己是弯的,可是我不想上他啊!不能得到滋润的菊花是灵魂干涸的菊花——薛洋跳过匆忙决定属性这一步骤,也暂时瞒着这茬,直到今天在楼下看到那个外卖小哥。 一脸攻气,就算是直男也是在边缘。我不管,这人绝壁是金光瑶喜欢的那款,那必须得出马撮合一把啊! 薛洋就着“晓星尘”这个名字,敲开了隔壁系学弟的宿舍门。接着,这人的基本信息被抖出来。彼时薛洋正在阳台上逗学弟宿舍的猫,听到学弟那一声“好了”,随意抬起头接了句,“把他手机号抄给我,哪个系哪个班啊跟我说一声。” 大三的,生物系,四班,手机号131xxxxxxxx——薛洋带着收获回宿舍的时候金光瑶又不在,他竟然那么一瞬间有一点怂,这么一点怂还是因为那张脸,他难道开口就是,我室友看上你啦,想跟你谈个恋爱。 唔这人长得有点温柔,这么直接会不会让人害怕。 我们的金光瑶现在在哪儿呢,在小河边散步,到来不久的爱情使他晕厥,走在这个人身边感觉河里小金鱼都在咕噜咕噜冒泡,粉红泡泡。 他男朋友拿下戴着的黑色鸭舌帽,剑眉星目,确实长得好看,脸上尽是温柔,“我今天在楼下看见你室友了,” 金光瑶叹声气,“我还没告诉他呢,怕他受不了。跟在我屁股后面这么多年,我比他先脱单……二哥你知道么,我想起他就想到一只小狗,被我这个爸爸抛弃了55555” “二哥?” “曦臣……” 可怜了薛洋,真的拿起手机拨了那个号码,那边可能看是本校号码也就接了, “你好,” “晓星尘?” “嗯我是……” “你!你想不想谈个恋爱!” “……” 啊不是,“你能不能送份酸汤锅到03栋505啊,肥牛要两份,不要白菜,” “抱歉,现在不在配送时间内……” “那,你想不想谈个恋爱?” 完.   2017-11-15 2  

《坏蛋都得死》

金光瑶当下穿好衣服坐在桌边喝汤,对面薛洋在啃糖葫芦。 金光瑶又要不屑了,“杀完人这么有闲情逸致还吃小孩子的玩意儿呢。” 这次薛洋没怎么反驳,“下午来的时候买的,买了三根呢。蹦出来个什么玩意儿,不小心把第三根扔了就进来了。” 金光瑶想,小流氓不错呀,会自己买东西了!又想到重要的事情,“人怎么办的?” “没杀死,我挑断他四肢筋脉,割了舌头,割了手腕上的血管,把他扔凶尸堆里慢慢玩儿去。” “那不是慢慢的事了,怕是刚进去就被撕了。”金光瑶言语间无不惋惜,眉毛却挑得很精神,“好好的金家人死得这么惨,啧啧。”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坏蛋都得死!” 金光瑶停下望了薛洋一阵,笑得不行,“成美这话怎讲?那怕不是我和你也逃不了。” 薛洋满足地吃掉最后一个山楂,舔了舔嘴,“所谓恶有恶报,你我这种坏蛋死是迟早的,死得惨不惨就不知道了。” “那得在知道自己死之前,沐浴焚香,死在舒服的地方,等着人来收尸。”金光瑶若有所思,说出来的却是玩笑话。 “那劳烦敛芳尊了,收尸的时候也把我带上呀~” “不差你这一口棺材。”金光瑶端起清茶漱口,茶很涩,突然就想吃糖。 走神之间茶杯被人夺下,薛洋笑眯眯勾住他手指,“敛芳尊可要补偿我呀。” 金光瑶牵着他往床榻走去,边走边脱掉衣服,最后只剩散在白皙后背上的的黑发,黑发还被人轻轻扯住了。 “随便你怎么弄。”   2017-11-15  

《穷开心》

薛洋刚开始背着他的时候,还走两步掂一下,揉两下屁股蛋儿。 按说金光瑶此人身上精壮得很,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一点点肉的那种,体重也不会轻到哪儿去。但,薛洋想想那张要略微抬起来看自己的小脸,想这人就是矮啊,——那就轻啊,你看我不仅能背,我还能掂呢。 后来胳膊有一点酸,薛洋就开始骂他。金光瑶醉了他知道谁在骂自己呀,他就是听到有人骂人,这声音还挺好听,他也跟着骂。骂聂明玦,骂金光善,骂金家骂了个遍,骂着手脚都动起来,在薛洋背上踢踢打打起来。薛洋吃了苦,张嘴就骂“金光瑶我操你爹!” 在金光瑶把第一口吐在薛洋身上之后,薛洋就把背上的人一把扔下来,用袖口给人擦了擦嘴,又单手把人夹在咯吱窝里拖着走。这姿势更累,薛洋怀疑是不是这人怀了个崽,怎么能这么重。 更要命的是他不停地动,头还是低着的,乌纱帽时不时就得掉一次。薛洋就把人扔地上,去一边捡帽子。 捡得多了,薛洋干脆一把把帽子戴自己头上。稳稳当当,又能比这人高十厘米,但是戴得紧真夹脑袋啊。薛洋的脑袋还没受过这种“待遇”,后来把金光瑶放地上,伸手量了量他脑袋尺寸,没对比出来什么,手指头就贴到金光瑶太阳穴的位置。不轻不重地揉着。 金光瑶轻声哼哼,说明他舒服了。薛洋正得意,这人劈头来一句“二哥……”,语调十分软,尾音还上扬。 薛洋心想,操你爹的二哥!我是你爹!呸呸呸,我是你……我是你薛洋大爷!算了算了不想跟金家扯亲。 于是他逮着金光瑶小脸一顿狂揉,金光瑶终于反应过来自己二哥不可能这个手劲折腾自己脸,下意识喊了句“薛洋!” 薛洋气顺了。但还没消,他把冰冰凉的双手塞金光瑶脖子里去,惹得这人一个哆嗦,“小坏蛋”就骂出了口。薛洋呵呵呵地笑着,把金光瑶发尾拿在手里绕着玩儿,“小坏蛋是谁啊?” “薛洋。” “薛洋是谁啊?” “大宝贝儿。” 薛洋呆在原地呆了五秒没动,十秒之后金光瑶的脸已经在他手底下了,“谁说你是我老子了!?” 金光瑶的嘴巴被他挤成了很好玩的形状,香香软软的,薛洋一根手指拨动着唇瓣,自己一个人嘟囔, “就是你没那么老,不然呢,勉强也是可以的。”   2017-11-15 2  
作了个大死,又开了个子博:耳朵崔 ↑此博将作为我曾经是体积段子手的证据,并且使我慢慢拾回以前磕TG时最热烈最纯真的感情(……) 又可以清一波粉。这个主博的好多粉丝是因为TG关注的吧?感谢你们忍受这个人的爬墙咋还不取关,现在可以安安心心取关了!-3-   2017-11-12  

[薛晓] 甜蜜的负担

※现代校园 一个生活中的没头没尾的小插曲 高三放学好像总是比高二迟一点,大概五分钟吧,五分钟内薛洋已经把一颗小石子从高三楼下的东边踢到西边,三个来回;在一楼的卫生间里洗了两遍手;共计被三位从楼上下来的老师翻了白眼。 谁在乎呢,不过要是学长那班的老师下来,白眼给他瞪回去,还要吐口水。每天拖堂好玩吗,今天什么日子还特么给我拖。下课铃响完了,楼梯间一波一波的人涌出来,可是这么多人里都没有那个最好看的。 偏偏这么多人,每个人从楼梯间蹦出来时都要分点目光给他。 薛洋习惯了,薛洋也不是脸皮薄那一挂的。相反,在整个高三年级所有学长学姐的目光之下,薛洋他站直了腰,扬起了头颅,洋洋自得起来。 学长是晓星尘,不过薛洋从来不叫学长。偶尔需要情/趣的时候叫哥哥,其他时候爱怎么叫怎么叫。比如当下,薛洋瞥见那人整整齐齐穿着自己亲手洗的白衬衫,在宽大校服之下露出一截,上面一截,下面一截,于是薛洋暂且失明看不见晓星尘边上的人,张嘴就喊,“星尘——” 如果说在这之前,大家的目光小心又谨慎,这一喊,显然给了高三同学们充足的理由,把眼睛直直安到薛洋身上,上下左右看。晓星尘身边那位语文老师也不例外,并且脸色要更难看一些。 而晓星尘,恭恭敬敬跟老师道了别,扯起书包带就往这边跑来,应那一声“星尘”。到此为止薛洋都开心死了,开心得想现在就咬恋人一口——如果不是接下来回家的路程中晓星尘都没有理他,门后面玄关处例行的亲吻消失了的话。 回的家是薛洋的小出租房,租客只有一个,晓星尘。 换拖鞋的时候晓星尘没有笑,薛洋竟也就没有厚脸地贴上去,吧唧吧唧亲两口,再把舌头伸进去。白衬衫也是完好的。 晚饭的时候有钟点工阿姨来做饭,这顿饭例常偏甜,可薛洋只吃了一碗米饭。为什么?——闹别扭的晓星尘不够他看的?再多看一眼,薛洋觉得自己心口的甜蜜就要溢出来了,比今天在高三楼下溢得还多。 在别人面前晓星尘还装作一切如常,现在在这屋里,只有薛洋的屋里,晓星尘完全开始不高兴,开始冷淡,开始努力生气。吃饭的时候都要努力绷着脸,洗澡之前都直接不打招呼,坐到书桌前都要多占一寸的位置,仿佛在说,呐,别坐过来。 薛洋跟在他后面洗了澡,洗完出来看着坐在书桌面前毫无破绽的好好学生晓星尘,拧起了眉头在做题,笔头在草稿纸上刷刷地飞。他听话地没有坐过去,搬了椅子坐到晓星尘后侧方。 做错事还是得认错,媳妇儿生气还是得哄。薛洋竟然神奇地十分有这方面的觉悟。 他伸出手指在晓星尘后腰上一下一下轻轻戳着,磨着,白色棉质睡衣被他磨出个小洞,一边说着,“星星我错了~我不该打人,我是高二的好孩子,我应该好好学习~” 在放屁也不全是放屁。薛洋有句没说的,那个人该打。而让别人打又怎么能解气,自己拳脚下去才是真的打。如果不是真的有点顾忌,最起码也该放点血玩玩。结果就是薛洋没拿出小刀,拳头给他逼出了点鼻血而已。 这点小伤,薛洋连记过都不用,托了他那位便宜老爹的关系,年级主任笑眯眯让他罚站了一个下午。薛洋站着站着就溜高三那边了,看看公告栏,逛逛男厕所,无数次悄咪咪从晓星尘他们班路过,保证百分之一百晓星尘没有看到他。可惜被路过查班的他们班班主任喊了句,“薛洋,你干嘛呢?” 薛洋想剁了他舌头。 倒不是因为薛洋犯事多,而在全校出名,或许也有那么一点关系吧,但更多的原因是,大家都熟知的薛洋的身份——晓星尘的男朋友。 晓星尘你不知道是谁?学霸嘛。没错,就是这位好好学生,对着他的知心朋友,再之后对着普通同学,对着老师,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薛洋是自己男朋友。 薛洋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场面完全惊呆,比听到这个消息的人还呆。再看晓星尘,一副说正事的样子,头板板正正,手贴在两侧老老实实,唯有耳尖,粉红粉红。 可爱死了。 薛洋总能第一时间感受到自己男朋友身上细微的动作和神情,就像现在,这人因为痒,屁股往前一寸一寸挪,手下倒是不停。但薛洋知道,他的草稿纸开始变乱,脑袋里搭起的解题的思路,噼里啪啦地断。 为了不影响男朋友写作业复习,薛洋觉得有事快说比较好。椅子的后半段已经空了,薛洋索性钻这么个空子,叉开腿就挤进去坐,手扶着晓星尘的腰不让他乱动。 晓星尘的淡定定不下去了,开始转头瞪薛洋,薛洋逮着这机会,凑上去吧唧一口啵了一下,接着两只手挑着这人的痒痒肉进攻。 可怜在别人眼里冷面美人的晓星尘,在他怀里笑到不行,笑到好学生包袱全丢。晓星尘伸手推拒,身子前后左右扭,直到扭到正面对着薛洋,才把头搭到薛洋肩上,还是笑。 “晓星尘你疯了你哈哈哈!你说你这么笑是不是疯子!” “不要哈哈哈哈……痒……薛洋!” 这句薛洋一出口,真的薛洋就停手了,手放在晓星尘背上给他顺气。 “宝贝儿你知道我为什么收拾那人吧?” 他们学校有个A大加分的名额,本来你说怎么可能不是晓星尘呢?结果半路杀出来个guan二代,据说已经被内定。 薛洋想打的人可多,方便一点挑这个有直接关系的开刀。他是不想让晓星尘知道自己打架,也不想让晓星尘知道自己为什么打人,但是今天下午晓星尘闹别扭那个劲,显然什么都知道了嘛。 “你……想让我去A大么?” 薛洋没有立即接话,心里却在转圈圈。当然不想,他恨不得晓星尘永远待现在的城市里呢。最好不要考好,一点儿考去别的地方的可能性都没有。不考也行,留下来陪自己复读一年更好。 晓星尘无亲无牵挂,但薛洋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成为他那个负担,死死拽着他,拖他后腿。 “不想。” “我也不去,名额我也不要,你这么把人打了,班里人又要拿这个事笑我好几天。”晓星尘叹了口气。 “他们笑什么?” 晓星尘不说话了,看起来在生气又没在生气,耳朵尖又微微红了。 他们能说什么呢,哎晓星尘你男朋友挺野啊! 啊啊啊班长你男朋友太帅了吧!能不能直播打人啊呜呜! 还有懂点门道的来关心他的腰。 嗨呀每次都想笑还要绷着脸装生气真累。 完. —————— 透露一下薛洋的小出租房是金光瑶给他租的。可怜金光瑶自己都还没有名正言顺的男朋友,每天还得辛苦养儿子和儿媳。   2017-10-31 7  

[薛瑶]深夜来推个文叭

※给LOFTER写手[玫糜]所作的[薛瑶]文的小简评 (今天为了催更为了表白在微博写的,来撸否贴一下。请允许我打个tag哈) ※我真滴是因为这个人很喜欢薛瑶的!父子关系也是被这个人洗脑的! ※与其说是简评,不如说是卖安利,以及,间接催更。 ❀《守与夺》 嘻嘻,这篇我是先在微博看到的,给当时思路狭窄没有脑子的我很多启发……卧槽???这样啊! 义城薛洋,守魂的薛洋,(还是在自己父亲的手掌心内)。但老父亲不知道哇,不知道自己蛾子为自己白月光变成了什么样子,于是似乎是并不愉快的会面。 但他绝对能理解。他们俩真的真的很多地方像,这一点都像。 ❀《饥饿》 一篇大家看了都会笑的肉文(不是)。是很快乐可爱又肉的车车!还有好多个姿势呢!❀《独》 老而无子是为独。 我不说了,说的话会剧透。 喜欢恶友的人应该能共情。 ❀《甘若醴》 小人之交甘若醴。 真滴是我喜欢的恶友相处模式,浑身舒畅。这种模式会让我容易想到那种ooc的脑洞,想一想,爽歪歪。 感觉那篇薛晓可以作为这个续篇了。(回头一看,大坏蛋,果然日后得虐。) ❀《夜宴》(注意此篇tag为温薛瑶,但都不是爱情。) 温总在我心里存在感变高了!(。 亲情向写地特别好!试问谁会不喜欢这样的瑶呢,了不起的瑶。 ——(废话不多说——)我爱玫糜的恶友,恶友一生推。感谢这位写手的出现,现在恶友在我心里是父子,是伙伴,是朋友,是天作之合,是天雷和地火,boom!boom!boom! 她的长篇巨制,魔道后传(这是我封的),《优柔痴姣童》,还在更新!好看爆炸!谁看了都想长(cui)评(geng)。 你们快去给她写长评呀。我?我早就勾搭到了呀。(还是被勾搭来着?) =3=   2017-10-28 9  
继续安利CV…… 我要说紫枫儿!啊!赞美紫枫儿!十万八千字地吹! 男CV:紫枫儿。多攻音,但他还有一个总受的剧……还有百合剧,因为太虐我没敢听。 我们枫宝,中抓艳星啊,h戏特别撩,自然撩,说话就撩。 不h的时候,听他说话,语气腔调都喜欢,借用小姐姐夸他的话,就是,说话自带“胸有成竹”“绅士狼”感。 推荐剧: 《宿舍h》那啥啥,我喜欢他说话,和喘 《汪汪汪?!》阿逸的小萌文,他巨适合这个角色,男神逗比切换无压力。 《免费的》第一期是他。因为种种原因,他披了个没啥用的马甲,又因为种种原因,他没继续配下去。剧里很撩 《小别胜新婚》第二期。其实剧情跟名字丢丢关系都没有啊……就是一个宿舍里,有个小受(CV:言倦)跟他双向暗恋。但是宿舍里另外两个人,北京话和东北话,天呐我太喜欢了,超可爱。 《心逾炭火春》有三个人,不是3p,是个什么故事来着……一个大纲文,也不太好看。剧很肉吧,枫宝表现出彩,但这个好像我就听过一遍。 《绝世小受之天下大同》那个总受剧……枫宝配总受是来搞笑的吧哈哈哈,我记得是哪个cv的生日剧。 《论如何搞定一个性冷淡》我差点忘了这个!刚出了第一期,巨棒!我可能还会去听n遍。期待后续,希望不弃不坑。 还有一个是师生的,我忘了叫啥。还有等等等等。有一些是因为我点开看到评论里说虐我就退出去的……我就这么怂。 我还在微博艾特他,我说枫宝想听你的声音!但是只能听h剧!能不能开个电台或者直播啊!我好过分呐😱我说不要回复我我会心虚,于是枫宝给我点了个赞!兴奋。他工作应该蛮忙,反正没开过直播。 最后一个惊喜,他配过两次涣哥,配过《此间星尘》里面的道长🙆   2017-10-25 3  

[薛瑶]你什么时候榨干我呀

※HBD to 美美 @玫糜 !虽然我只能写傻白甜黄色废料啦,但是过生日就要大口吃糖吃肉! ※前篇这里→《实验室xxx》,其实没什么太大关系吧,只有人设是一样的,反正都是pwp…… ※还是有点黄的,小朋友慎入/OOCOOCOOC上天 金光瑶转过楼梯口就瞅到自己宿舍边蹲着个人,怀里抱着白大褂,口罩还挂在一边的耳朵上。大概是专注于地面上的什么小虫子,头也不抬,脚也不迈,不知道以为哪家小孩蹲地上玩儿,哪里像在等人回来呢。 但是这幅景象在金光瑶看来,就莫名让他舒坦。 六天前他回家过假期了,这人还得待在学校忙项目,整天跟别人待一块儿,看不见摸不着。 推着箱子的声音不算小,轮子咕噜咕噜转着,都没能换得那人转一个头,金光瑶几乎是要被气笑了,自己苦苦跟自己妈申请早一天来学校是为了谁啊,小混蛋一点都不领情,不去接自己还在这闹什么性子? “薛——洋——”金光瑶把行李箱往他身上一摔,说是要气,声调还是上扬的,但当薛洋抬起头时,金光瑶愣了—— 不对劲不对劲,这眼神怎么了? “薛洋,你……” “哎呀,”被点名的人终于站起来了,却是还没站稳就挂在了金光瑶身上,“你怎么才到啊,我脚和腿都麻了,这只天牛差点被我弄死了,多亏你饶了它一命……” “别打岔,你——”下一句却是说不出来了,因为薛洋他堵住了自己的嘴,用他冰凉的嘴唇,没有下一步,就这么贴着,气息哼哧哼哧往自己脸上扑,跟自己的那缕绕在一起。 这么说可能不太科学不太严谨,但这一刻金光瑶脑子里蹦出了很多歌词,他就想啊,原来这些歌词矫情是矫情,但是诚不我欺……人真的可以醉在另一个人的气息和怀抱里…… “暖和了,不过你身上也挺冷的啊,进屋吧。” 金光瑶日了狗了,原来就我在这儿矫情逼逼的,你只是为了取暖? 可又能怎么办呢,今天天气神经病似的突然降温,还下了小雨,自己一路淋着小雨过来的,还真是,挺冷的。 研究生宿舍其实是两人间,分配宿舍的时候,薛洋跑去跟辅导员说他有社交性人格障碍,得时不时去自己哥哥那儿住一下,感受社会的温暖,烦请您给我哥哥,也就是金助教配间一个人住的房间吧! 当然最后是金光瑶走的关系,美美地拥有了一个人的房间阳台卫生间,哦,还有他那“弟弟”会时不时来感受自己的温暖。 就像这样,薛洋进屋就提议,我们一起洗个澡再一起睡个觉吧。 金光瑶很清醒,“你到底发生了什么,说出来。”你还想瞒我。 “也没啥,那个,我跟魏无羡把实验室炸了……” “蛤?” 不是整个实验室,是两台实验桌。动静挺大的,但没人伤亡,因为当时魏无羡上厕所去了,自己去自助售卖机那儿买可乐了…… “我不记得你会在实验的时候乱跑,除非出来上厕所,而且,你喝可乐容易打嗝,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喝可乐,而且谁他妈在实验室里喝可乐,傻逼吗……” “哎行了,行了,当时我跟你聊天呢,微信误事,美色误事,我认栽。” 金光瑶想起来了,自己在地铁上的时候,这人愣是要跟自己讨论今晚用什么姿势,征战几轮…… 自己是怎么回的?[榨干你。] …… 金光瑶决定回到当下来,“那你怎么跑这儿来了,” “蓝忘机在那儿盯着,也不算什么大事,魏无羡都去吃饭了,我不能来找你吗?” 蓝忘机还是有几分靠谱的,又是个护魏无羡的主,如果就是烧了两张桌子,的确不是什么大事……不过薛洋这理所当然的语气,好像那个失误又擅离职守的人不是他一样。 这是学坏了吧,跟自己学的?我他妈也不能这么不要脸啊! “小矮子,”薛洋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自己身后了,下巴搁在自己肩上,“你什么时候榨干我呀?” 前一千多字好废啊2333车来了艾瑞巴蒂刷卡 我们洋哥被榨干?开玩笑,没有的事。 完.   2017-10-17 4  

[薛瑶]实验室xxx

※一辆破烂短小的新手车之实验室play/含口X/插入全拉灯/ooc上天 ※含丢丢丢忘羡 ※不挣扎了 全文放链接 [谁他妈要实验室play了?] 不是怂。 [化学实验室你下得去几把?要不要往你屁/眼里倒氨水?] 魏无羡心想我跟我们家那口子做的挺好的呀,哎呀哎呀,肯定是蓝湛太棒了,薛洋,他不行。 [吃屎啦,不做就不做,没有情趣器小活烂略略略。] [狗屎!] [狗屎不如!] [怂逼!] [你最怂逼!] 打字不尽兴,薛洋摔下手机,冲着隔壁隔壁书桌的主人张口就骂,魏无羡也不甘示弱,两人骂累了,各自喝水,放下水杯问你饿不饿,听说这个时间点二餐的鸡腿最好吃…… 留下宿舍另两人风中凌乱。 一辆小自行车www 后来薛洋再也没法直视那张实验台,却又不准别人用,每次早早地占着那张桌子。直到有一次盯着桌子出了神,耳尖发红,魏无羡才反应过来—— “我操……你们俩不会是在这儿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吧……” “我们俩在这儿在一起了。” “嗯?” 完.   2017-10-06 7  

[薛瑶]洋洋幼儿园

洋洋幼儿园 ※园霸与小矮子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在城市的南面,有人捐了一所幼儿园,盖得很漂亮,就是给取了个稀奇古怪的名字:洋洋幼儿园。 大家都觉得名字有点奇怪,又有点可爱。薛洋不管呀,薛洋觉得这虽然不是他家开的幼儿园,毕竟薛洋没有家嘛,但是是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耶!我不当园霸谁当! 怎么个当法呢?薛洋知道,薛洋在福利院就是院霸,比他大的孩子不理他,比他小的孩子怕他。薛洋每天没有小朋友陪他玩,就去找大朋友。于是上到院长,下到食堂大妈,都跟这位小魔王挺熟。 薛洋还有点遗憾,本来想到幼儿园会不会有小朋友跟他玩,这下好了,自己还要当园霸,肯定又是一个人了。 当园霸第一条,得长得高。薛洋从小就爱吃饭,吃完饭还爱吃糖,不挑食,个子一点都不矮!第二——得凶,薛洋很有自信,因为自己有小虎牙,小虎牙耶!就问你老虎你怕不怕?第三——不跟别的小朋友好,对谁都要冷冷淡淡的,偶尔不顺眼还要欺负一下。 于是薛洋浑水摸鱼地在洋洋幼儿园当了园霸,大班的人不理他,小班的人都怕他。薛洋无聊了,就看书,英文书拿过来看,数学书拿过来看,谁的地理书也被他抽出来看。 薛洋毫无悬念成为洋洋幼儿园成绩最好的小朋友。而且薛洋想,我跟你们不一样哦,我还知道七大洲四大洋,洋!听见没有,我的名字这么来的!我是要走遍所有大洋的男人! 直到有一天,薛洋中午领走小饼干和牛奶的时候,发现角落里不对劲。他放好牛奶和饼干,走过去,看到一个小朋友被堵在墙角,手里只有一块小饼干了。 “怎么回事?”薛洋手叉着腰,冲围在那里的几个人,那几个人咔擦咔擦吃着饼干,薛洋知道了,这几个人抢了中间那个人的饼干。 这种抢饼干的行为薛洋早就不干了好吧?这群人怎么能这么——low。对,l——o——w,新学的单词。而且自己不是园霸吗,怎么回事,怎么还有人在欺负人啊?不是只有自己能做过分的事情吗? 薛洋走过去把那个人挡在身后,“你们为什么欺负他?” “大……大毛说他长得矮,饼干不需要吃那么多……” 叫作大毛的小朋友站出来了,“洋哥,我……我错了……” 薛洋低垂下眼,“嗯,这次饼干吃就吃了吧,下次不能抢别的小朋友的饼干,也不能欺负他!” “为什么呀!” “因为他归我罩了!” 薛洋作母鸡护崽的姿势把众人驱散,回头看那位小朋友——是挺矮,怪不得自己没注意到他呢。 “谢谢你,薛洋。” 薛洋很高兴这人记得他的名字,摆摆手拒绝了他递过来的手里的最后一块小饼干,“你矮,长身体就要多吃点,就像我这样……哎哎,你别走啊!” 最后薛洋拿着没喝的牛奶在天台上找到了他。天台上还有其他小朋友,比如昨天在一起的小明和小敏正在约会,那个小矮子远远地坐在角落里,一个人。 薛洋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蒙他眼睛,那人却已经转过头来,“我看见你了。” “你怎么看见我的?” “我对面是块玻璃啊。” “你在这儿照镜子啊?” 小矮子不高兴了,举起手里的故事书,“我在看书啊!” 薛洋坐在他边上,手背在背后不伸出来,脑袋往小矮子的书上凑,被灌了一鼻子的香味。小矮子的头发丝有点香,身上也没有汗臭味。 “你用的什么洗发水呀?真香。” “我妈妈给我带的。” 薛洋来了主意,把牛奶拿出来,“我给你牛奶喝,今晚洗发水借我用好不好?” 噗嗤,薛洋看见小矮子笑了,“我叫金光瑶。” “我叫薛洋,你可以叫我洋洋或者阿洋。” “他们也这么喊你吗?” “不是啊,只有你可以这么喊。” “为什么呀?” “因为你长得好看。” 金光瑶的脸有点红,“我不要,我还是跟他们一样地喊。” “那你得喊我哥哥了。” “什么呀——嗯!” 金光瑶说不了话,因为他被薛洋拉起来,往楼下跑,跑到院子里一棵大树下面才停下来。 “你……干嘛呀……呼呼呼” “天台上有人,小明和小敏,你看到没有啊,他们在谈恋爱。” “我看到小明亲了小敏——唔” 薛洋把金光瑶嘴巴堵起来了,“别瞎说!说出去被老师知道要打屁屁的!” 金光瑶把他的手拽开,低下头,“你亲过别人吗,你怎么知道会被打屁股呀。” 薛洋想,诶,他怎么这么问呢?自己这么说是自己瞎编的呀,为了威信薛洋不想说是瞎编的,可是——自己要罩着他了,总不能对他撒谎吧! “是我编的啦,就是说让你不要随便跟别人亲嘴。” 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啊?” 薛洋不乐意了,怎么中午发生的事,现在他就忘了呢? “因为我说过要罩你了!” 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 薛洋把胳膊围在一起围成个圈,举过金光瑶头顶把他抱住,金光瑶牢牢地被圈在他的胳膊里,“喏,就像这样,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,谁欺负你了就是不把我洋哥放在眼里!” “洋哥?” “你要叫哥哥!”薛洋生气地把金光瑶放在怀里搂紧了,两个小孩子在月色下憋得脸都红了。 当晚睡觉的时候,薛洋躺在床上,胳膊枕在脑袋下面,心情特别好。 他不想对金光瑶撒谎啊,可是他想抱金光瑶,又不能直接说喜欢他吧,情情爱爱什么的要慢慢来的,金光瑶还小,还不懂事,以后他们俩肯定是薛洋先表白。 表白……薛洋脸红了,想想自己表白的话,金光瑶会有什么反应呢,但有一点是好的,表白就可以亲他了。 薛洋想,自己不会像小明一样傻,他要把金光瑶带到只有他们俩人的秘密基地,大声跟他说喜欢他,然后亲他,想亲多久亲多久。 END_ 我们仍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教薛洋的。 这么撩的洋哥和这么软的瑶咪一定是假的!我不管!反正写得开心 以后说不定有小剧场掉落,么哒。   2017-08-21 14